时时彩平台注册 > 证券业务 >

银行投行关注并购与资产证券化业务机遇

来源:未知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8-05 07:17

 

  7月12日,由证券时报举办的“2019中国区银行业年会”在深圳举行。在主题为“银行投行再出发”的圆桌论坛环节,来自国有大行、股份行的六位投行部门高管就投行业务转型、风险管理及支持民企、科创企业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工商银行投行部副总经理程斌宏、中国银行投行与资管部副总经理杨军、交通银行投行业务中心总裁陈维、兴业银行投行部总经理陈伟、招商银行投行部总经理韩刚、农业银行投行部高级专家胡宇。

  面对发展中遇到的问题,银行投行转型势在必行。如何转型?对此,陈伟总结为三个关键词:回归本源、危中寻机、守正创新。

  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期发布的《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除部分国有大行、城商行继续保持稳中有进外,其余大部分股份行去年投行业务收入均有减少。

  在程斌宏看来,银行投行今年面临的问题和过去是一样的,监管环境和客户在不断变化,银行也需要不断创新、改进和转型。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资管新规的颁布实施,对银行投行业务也造成一定影响。

  传统意义上,商业银行投行业务主要包括债券融资、并购金融、股权资本市场、结构化融资四大板块。“资管新规对后两个板块的影响很大:一是我们的资金来源受到限制,二是结构化融资创新受到约束。”韩刚称。

  他同时表示,最近一年受影响较小的是债券融资和并购类业务,“以招行为例,我们的债券融资业务比去年增长超过60%,还是非常可喜的。”

  转型过程中,银行投行业务未来机遇何在?与会嘉宾普遍认为,并购市场仍然是一片蓝海。“我们谈并购,并不是简单地提供并购贷款,而是通过资本结构的改善、上下业务的延伸,能真正帮助客户实现低资本消耗。”陈维说。

  资产证券化领域也同时被银行投行广泛关注。陈维表示,目前很多企业面临着降杠杆、资产出表的需求,这就要求银行投行能够提供解决方案,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帮助企业盘活整盘棋。

  此外,程斌宏认为,在国企改革、债转股、非标创新等领域,银行投行还是有很多机会,“客户和市场很大”。

  杨军则表示,银行投行未来的发展机遇就藏在重大任务中,涵盖制造业转型升级、区域重点发展战略、基建补短板、企业去杠杆等方面。

  投行业务谋求转型的同时,银行投行最核心、最基础的业务——债券承销也面临一个尴尬局面,即债券违约逐渐常态化。陈伟形象地称之为“大雷不停爆”。

  胡宇对此表示,我国债券市场违约仍处于可控范围内,中国债券市场的违约率仍低于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国际债券市场违约率,此前数年债券违约不断上升的趋势也在今年上半年有所放缓。“对于企业债券融资市场,我们坚定长期看好。”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债券违约频频也势必给承销银行带来风险。对此,杨军认为,一定要用投资的思维来做债券承销,而非卖方思维。

  “不能只是包装发行人和债券,而是要以一种投资的思维,来一点点找问题、找瑕疵。简单的说,就是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能不能拿出真金白银来买自己承销的债券。”杨军说。

  针对已违约债券,债券市场违约处置机制的建立也备受关注。去年下半年以来,无论是监管层面还是制度层面,都在不断推进违约债券处置机制的建设,为违约后处置提供了市场化、法制化的渠道。

  但与此同时,目前可行的违约债券处置手段并不多,在司法层面还需要有一些上位法的规定。

  “从银行投行角度来说,我们是债券市场的主承销商和中介机构,在推动违约债券处置层面,承销商不要缺位也不要越位,要按照中介的职责去尽责履职,在前端做好风控和尽调,在后续管理方面按照协会要求履行义务”,胡宇说,“发生违约之后,主承销银行是作为主持人来搭建平台,推动投资人和债务人、发行人之间的沟通协商。”

  杨军则直言,应推动建立银行间市场债券受托管理人的职能和角色定位,一旦债券发生违约,受托管理人可以代表投资人进行起诉、谈判、申请仲裁、参与重组甚至破产等具体处置,进一步加快效率,“而不是频繁协调,却没有人主动去做这些事情。”

  此外,杨军表示,希望银行间市场今年落地的违约债券匿名拍卖业务能够常态化,加快频率,成为标准化的程序和工具,这样能充分发挥市场投资交易的优势。

  债券违约风险持续暴露的同时,另一个难题接踵而至:债券市场呈现流动性分层特征,即大型民企和高评级企业债券发行利率不断下降,而民营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占比、成本都存在压力。

  一边是政策持续纾困民企,一边是民企债券难卖。韩刚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从投行的角度,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韩刚说。他透露的一组数据显示,去年招行债券承销市场占比约6.5%,民企债券承销市场占比约8%,“也就是说,我们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的比例高于正常水平”。

  韩刚还介绍称,基于民企债券发行难的问题,招行投行部专门设立了债券投资者关系团队,帮助民营企业通过一对一、一对多、路演、反向路演、现场调研等方式在市场上融资。

  “我们还在产品创新层面,通过民企信用缓释工具发行等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在债券市场融资。同时,在并购方案设计过程中,通过与当地政府担保机构合作,以多种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韩刚说。

  陈伟也表示,兴业银行对民营企业同样颇为重视,仅民企贷款余额就接近7000亿元,民企债券承销占比也较高,并购融资业务则主打民营企业。“跟随政策导向,兴业银行投行将更加重视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包括债券发行、并购、资产证券化等业务支持。”

  此外,银行投行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服务科创企业。陈维表示,科创企业的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都需要商业银行或者是银行集团运用综合化金融牌照一路培育。“伴随着科创企业的全生命周期,商业银行投行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

  陈维透露,交行已率先成立科创产业基金,并向全市场推出了科创企业全生命周期服务方案。

  工行也在未来科创企业培育方面,打造多层次服务网络。程斌宏具体介绍:一是委托PE投资,或合作成立科创股权投资基金,通过投贷联动策略,为被投资的科创企业提供“投资+贷款+IPO保荐+并购融资+财富管理”综合化金融服务;二是培育专业团队,在科创企业密集的城市设立科技支行、科技企业服务中心,为科创企业提供金融服务。

  “此外,我们也发挥现有优势,打造科创企业的并购生态链,服务科创企业发展壮大。”程斌宏表示。